— 广天一夜 —

食色性

【Cross the Line】    【Fuzzy Point】by  @托比屋 

老青的洁癖深得我心不洗澡怎么能睡觉全是让邋遢男子老王给带坏了(呸呸)。

聊聊toto写的看八百集不够的温馨日常。

背景设定很普通,大学校园,有舍友有哥们儿,有论文有考试,有驾着七彩祥云逆光骑着自行车儿老头儿背心儿挎水壶的男猪脚,有平凡的上课考试日常,蓝莓棒棒糖味儿的合租同居故事。像相爱相杀爱情电影比如《超时空同居》《奇葩朵朵》的片头,但是接下来没有穿越,这也很奇异,按理说诸葛青上高数和王也敲代码的场景都是平行时空里的臆想,但是我接受得毫无抗拒,老青和老王都非常熨帖地存在在这个“内景”里,究其根本应该是toto笔下的角色不装逼。本科生一般就活成文里的也青这样儿,没跟老师互怼(一般其实也懒得发问,老师一般都自问自答,不会点你起来blablabla,不像中学,因为和你不熟);也不会觉得自己学的专业有什么非得铺陈不可的新奇概念,纵然很难(比如toto的实变函数),是课程难的新奇,不是上大学有什么新奇的,毕竟大家都是凭本事自我选择。

所以toto的大学校园pa让人看得很有代入感。

如何打破校园恋爱这个空间壁垒呢,这一点我就很喜欢驴哥 @周驴子 和toto的写法。如果恋爱起于校园止于校园,未免格局狭隘,如果不起于校园未免又不算学pa,如何能让学生时代朝菌晦朔的感情传达出一种细水长流的恒久,其实并不太容易。toto能写出很多不刻意的小细节,让人很自然瞧出这俩人在谈恋爱。比如老王倚了歪斜睡在饭桌上这种黑历史被老青拍下来,老青偷偷吃掉老王的鸡胗,老王坐在老青后座枕着他的肩背,老青非得自己被子挨着身体因为有一点耻被老王的气息包围,老王给老青买他爱吃的芝麻馅儿包子(还是流心的,有点儿馋),不停贱招儿的老王(幼齿到去弹老青裸露的腰窝),老青每每困惑的时候都挑头儿跟老王由表及里说一个看似很边缘的概念,还有老王一个老青判下的“事儿逼室友”,其实事事都是跟老青商量着来的。

toto的也青在谈一场很甜的恋爱,老青纯然的内心戏非常可爱,老王有几分霸道地让老青宣之于口的表白也很可爱。用一个非常俗气的比喻就是作者其实是执一根魔法棒的,如何让每个瞬间都是为了这场恋爱服务需要一种实操技巧。比如写吃东西,如果吃不到一块儿去,那这个朋友都很难做,我们都懂的,何况是“同居”。老王就能在老青大冬天想吃雪糕的时候掏出一桶雀巢(一定是香草口味叭叭叭),逛超市挑五花肉,吃时令的家庭涮菜,老青叼一只咸鲜烫口的嫩豆腐。

涮的什么菜汤有几分咸几分辣,跟谈恋爱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儿不关心我涮的这片儿圆白菜叶子上有几个窟窿,除非刻意点一个辣锅看老青烧红的唇瓣,不过那就是另一种画风了。食色性,食在先,饱暖欲之后才是其它,如果食不知味,又怎么食髓知味呢。所以非要写吃的话,把恋爱吃东西的场景描摹得令人阅之生津,才是天才玩家。如果令人看过之后,反而再也吃不下去那样东西,就玩儿梗玩儿砸了,那就太失意了。

想摘两段非常喜欢的段落放在这里:

“可这世上多的是不可思议,无数人从他身边匆匆走过,偶尔留下一两张记不了三个月的脸,而这之中只有一个人散发出了某种费洛蒙信息素,然后抽中了几千亿分之一的可能性与他的血管产生共振。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王也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条无形的狐狸尾巴扫过他脚边,扫进了为别人划定的线。”

——《Cross the Line》

“他挨了很久,久到睫毛上都沾了细细的霜,诸葛青思维跳脱,心想王也的睫毛很长,睡觉的时候尤其好看,他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地摸一摸看,这才注意到一个更为灼热的目光看了回来。

老王就像一个裹着保鲜膜的恒温动物,诸葛青想,就像他可以在他冷色调的眼球里找到隐秘的火光,为什么呢,真神奇。”

——《Fuzzy Point》






评论(8)
热度(56)

2018-06-05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