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少时】-1

想起高一军训。

拉练那天早上,每班拿个塑料袋装够了新蒸的馒头,各人备着一包榨菜,一窝匪似的上了山。
到了山顶,大家席地而坐,听各位大头领讲话。
我盘腿坐在男生队前头,拿讲话当背景音乐,安安静静,斯斯文文地吃馒头。
我们班男生眼瞅着我已吃了三五个,转头问他们谁还有没有榨菜,纷纷表情惨不忍睹,逼不得已且后头传上来几包给我。
待终于要开饭,馒头已叫我吃了八九个,榨菜也打扫的差不多。

打头坐着的弘毅,语重心长道:“你说你,借匪首…不是,借体委之便,一直吃吃吃也就算了,你把我们咸菜都吃了,还怎么就馒头?”
我掏出包没拆封的榨菜:“这儿还有,反正咱们班男生也不多,你们相互分一分?”
弘毅:“……罪过。”
排在第四个,向来是朵矜持小白莲的崔熊,忍无可忍,颤抖道:“你,你可太缺德了。”

我斯斯文文地擦了擦嘴,斯斯文文地站起身。
“你要干嘛??”
“嗝。遛食儿。”

评论
热度(31)

2017-02-1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