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IOI】突然委托

Ice on ice,

的日常

……………………………………………………………………


【突然委托】

最近,有许多,突然委托。


某天,教练在前面滑,我跟着,忽然余光瞥见场边有对爷爷奶奶在向我挥手。

我:(指指自己)“叫我?”

紧跟着发现场中有个四岁小崽儿正坐着哭,原来是突发哄崽委托。

我滑到场中,拎着领子把崽提起来。

我:“嘘。”

崽仿佛吓得不敢哭,我拎着崽,让她平稳滑到休息区。

爷爷奶奶:“快谢谢大姐姐!”

崽:“哇TAT——!!”

教练终于回过头:“???你干啥呢???”

我:(若无其事)“学雷锋。”

教练:“……”


再比如,没训练的日子里。

我正在痛苦地后蛇行。

突然,冒出个像草莓糯米糍的崽抱住了我的腿。

我:(低头)“……”

崽:(故作老成)(奶声奶气)“我看你,练着挺无聊的,过来陪我玩儿玩儿吧!”

我:“???”不,这个委托不能接。

崽后来数次试图拖我走,未果_(:зゝ∠)_


【曲线救国】

因为迟迟学不会后蛇行,教练开始曲线救国。

比如心理辅导大法。

教练:“我觉得你这个是心理建设没有做好。你往前的动作不是都挺好吗?你就是怕往后滑,对吧,往前的时候你怕了吗?”

我:“pia.”

教练:“……”

我:“怂是不分前后的,教练。”


比如近似练习刷存在感法。

教练:“手拿过来。”

我呆若木鸡地跟教练面对面站好,伸出爪。

教练松松推着我往后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快快快——

教练:(气定神闲)“好了,现在你自己感受一下这个往后滑的速度。”

说着准备松手,然而我一翻手死死抓住他。

教练:“???”

我:“丞相,性命攸关,不能撒手。”

教练:“


比如…教练开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教练:“咱不练这个了,咱们练基础二最后一个动作吧。”

我:“哦。”

二十分钟后。

教练:“现在教你第三种刹车。”

我:“……哦。”

五分钟后。

教练盯着我的冰鞋:“我觉得这鞋带儿还是没系好,我要再给你系系。要不你换双鞋吧!”

我:(哭笑不得)“教练!振作一点儿!

……………………………………………………………………………………………………

*法克,我是不是中了“无法学会后蛇行”诅咒_(:зゝ∠)_




评论(4)
热度(27)

2016-12-25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