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对我来说,Cosplay是什么】

 去年做年终总结的时候,楠宇和阿叽都跟我说过,“你的技能点儿是越点越多了。”


且十六岁开始出的第一个角色,晴明的孙子昌浩,到现在恍恍惚惚八年将满,我始终不觉得我是两只脚都踏进了COS圈。

可能勉强卡在次元壁上,怎么也没法儿迈开腿,离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再近一点。

只好假装自己在墙头看风景。

 

我妈说我每次都是以轻松愉快的心态开始,以矫情钻牛角尖儿结束,即便中途再辗转反侧,得到的结果也跟“随便玩儿玩儿”差不多。譬如每次正片的转发量也就惨淡的十二三四,大都是亲友友情支援,只瞧人,不看脸。

 

我细一琢磨,就是这么回事儿。

但横竖无法阻止自己往里投入精力和时间。不仅仅是衣服假毛儿道具场景,也不是指拍摄和后期,这些所有coser都熟知重要性的东西。

我是指,我非得让自己“入戏”。

 

我记得很早以前看到过一条吐槽,说出真一就得会弹贝斯吗,那反串是不是还得变个性?

我想的是……

——这是两码事儿啊。

虽然出我喜欢的角色,变个性不可能,但为了能更体会角色的心情,更贴近他们的言行举止,我可以学会他们擅长的技艺,凭自己的理解,尽量试着呈现出他们身上的闪光点。

这听起来很中二,很狂妄吗?

 

初中的时候计划出龙马,计划了很多年,到现在已经快是龙马他爸的岁数儿了也还是没有出。但是为了出好龙马,身为球儿类运动废也去学了网球,高中和大学的时候甚至入了学校的网球队,比过赛拿过奖,那枚效仿樱乃画着Q版龙马头像的网球,至今还摆在书架上(谴责我半路夭折的计划…)。而且港真,我们网球部真的是魔鬼训练,别的部都围着操场跑,我们是围着整个儿校区啊……幸好没有哪个学长喜欢做蔬菜汁……

后来想出翠翠…绿间真太郎,为了还原三分神射手,自个儿在篮球场用角落里有点儿歪的那个架子练了一年,直到可以站在中线投篮。第一次成功的时候不仅吓着了排队等场地的国际部友人,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出夏尔学了国际象棋,出良太猫学了花牌,虽然最后都没有用上。

出十束多多良,朋友在底下回复“你还会指法呐?”我说是的啊,我还能弹唱circle of friends……

出解雨臣,去戏班子打杂,跟着位小师父练基本功,沉肩坠肘,挺胸抬头,老被他吐槽筋懒脖子艮腰上没有劲儿,好在眼睛里还是有话的。

想出明石国行,就跟隔壁班一位京都的姑娘学了一学期剑道。

出相见欢的段岭,去首体练了一个月射箭,二十磅的反曲弓龇牙咧嘴地凑合拉满,拇指和食指还特别怂地麻了俩礼拜。

 

出昌浩,策藏,大眼儿,王耀,技能没那么容易点的角色,只好先写文案,不小心变成同人,段子变短篇,短篇变中篇,幸好没有变成坑……

 

我隐隐觉得我这个投入的方向走了岔路。

我心悦的coser们,大都努力地还原场景,尽心地做出道具,飞往另一个城市甚至国家寻觅相似的风景也不在话下。又或者细心还原妆面,研究拍摄的角度,后期大手则能锦上添花地让片子朝打破次元壁更进一步。

 

说实话,这些coser理应做好的事,我都有那么点儿缺斤短两。

平时连润唇膏防晒霜都不涂的人,妆面是瞎琢磨,出同一个角色,眼线也能画得不一样。

舞台剧,给大家化妆更是……艺术创想(土下座)。

后期也是赶鸭子上架,那会儿出子不语的琥珀,第一次用photoshop,稀里糊涂地把瞳孔涂成金色,朋友看了看,特别真诚道,咱下回买个彩片儿。

后来慢慢琢磨,好歹会液化调色抠图,排版和叠素材马马虎虎,有那么几年了,觉得手残大概略有起色,才敢把早年大家一起拍的盗墓拿出来修。虽然那会儿我们的造型都挺杀马特,然而这样的黑历史,也仿佛带一点儿不可救药的年少青葱,让人不忍心藏起来落了土。

 

至于场景,我总在惶恐,颜值也无,cp也无,有摄影师愿意接你的单不错了,难道真要把三脚架扛出来自拍吗?就别事儿妈了,能就地解决,就不要长途跋涉,能白天不要夜里,能自然光不要棚拍,毕竟打光也得费一番工夫,甭管有偿无偿,不好太麻烦别人吧……?

 

可是这些【应该的】,都得过且过了,反而在最难把握的【角色心理】上精益求精,似乎有点儿拔苗助长,一步登天的野心。

好像揣摩了角色,点上了技能点儿,就能弥补了上头那些先天不足似的。

 

——也不是。

我也没那么掩耳盗铃的自负。

我只是想,静态的画面里,如果能够演绎出角色神韵的十分之一,也可以算得上是赢了。

 

“你是喜欢他呀,还是喜欢那些你付出的真心?”

——要怎么回答呢。

倒不是说把cosplay当成什么绝对严肃的事,

但不止想贴近角色而习得技能,还想贯彻运动番里少年们的勇气,藏剑山庄逍遥君子意,夏目和多娘的善良,解当家和王队的担当。

在八年登不上台面的cos生涯里,还有和静海四年盗墓笔记,和逗比队一年全职高手。

有同行一段路的伙伴,也有一路走来,还在身边的朋友。

 

我真正从这些或一骑当千,或一同快马平剑的年岁里学会的,

是怎么当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Cosplay对每个coser的意义都不同,有的时候快感来自于按下快门的瞬间,有时候在完成后期的那一刻,有时候来自于全副武装,从镜子前转身离开的一刹那。

就我而言,从我准备出这个角色,我的cosplay就开始了。

 

不好意思,中二病这么多年还没好利索。

但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评论(9)
热度(54)
  1. 羽生佑子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好棒啊(ˊ˘ˋ*)♡

2016-10-17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