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故人安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年,

中秋,

首师灯谜游园会。


为了得头筹的一对儿洒金题字儿的折扇,扯那谁陪着,猜了十几二十个灯谜,好容易过关斩将,却瞧见「但愿人长久」的扇子已没了。

好事不成双,但「千里共婵娟」也算个好彩头。

我是这么想的。

“开心了吗?”那谁挑眉。

我眯眼一笑,心情好好,难得打个直球:“你陪着爷,干什么都开心。”

 

现在想来,竟还记得那人穿牛仔裤和小哥的连帽衫,我是去英文比赛还未换下的制服百褶裙。

我白生了二十岁,心智却不如十岁,且文楼到宿舍百步路,恨不能走成十倍的长度。

纵然灯会不在夜里,却早脑补出满街的流光溢彩,身边之人眉目生辉。

 

前天阿叽在群里说起看剧时候,偶然听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句词,和我们那年元旦的盗墓舞台剧里,情绪口吻一模一样。我当时未能想起,刚才反应过来,是临近结尾的时候,台上的我们久别重逢,她同我说的。

 

当然,台词是我写的,剧本是我编的,配音是老大录的。

 

但在台上那个时候,她突然停在我脸侧的手,却是我始料未及。

然而临场发挥本也没什么,眼里惊讶也只掠过一瞬。

后来演出结束,那人唏嘘道,原本想挑你个下巴,谁知余光一扫,院长校长全在第一排死死盯着我,吓得赶紧改成抚摸头发。

我抿唇一笑。

怂的你。

 

明明没过几年,却觉得好多事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了。

我想依着我这般情意淡薄,大概再过上些时日,我叙述的口吻便不会再如这样声色斐然。

所以趁着还能写得起当时的微末情绪,把回忆轻描淡写理一理,记住曾经年少,自己是个情生智隔,想变体殊之人。

却并非拎不清戏里戏外,故事与真实。

 

只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