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盗墓笔记/黑花】【逝水如刀系列】如雠03 古宅

如雠01 相见     

如雠02 解疑

…………………………………………………………

内圈我叽 @青萝 =333=

…………………………………………………………


黑眼镜眼里,解少年是个身手不错,洞察力很强,心眼子挺多的小孩儿。

而解雨臣只用俩字儿形容黑眼镜。

——疯子。

 

礼拜六,凌晨四点。

“咄!”

一把军用匕首齐着鼻尖插进床头隔板,解雨臣闭着眼睛从被子里伸出手一拔,随手往床底下一扔,翻个身接着睡。黑眼镜溜达到床边,鞋尖一铲把匕首踢起来接住,拿匕首柄碰了碰解雨臣侧脸:“小九爷,起了。”

解雨臣额角青筋暴跳,抱着被子坐起来捂着头,一张未睡够的脸白得欠点儿血气。他转头看了看黑眼镜,还是那个样儿,笑得贼兮兮,精神百倍,让人怀疑他根本不用吃喝拉撒睡。

解雨臣本来就有点儿起床气,看着始作俑者更来气,咬着牙笑道:“您先出去成吗,我要洗漱了。”

黑眼镜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吹着口哨出去了。解雨臣招耳朵一听,气乐了。

《让世界充满爱》。

这他妈每天起的比皇上都早,怎么爱??

 

半个小时后,解雨臣穿一身运动服,上衣拉链拉到下巴,额头围一根运动发带,推着一辆自行车,脚底下拌着蒜,跟着黑眼镜出了院子,四下里安安静静,只有桐叔把他们送出门。

初冬的北京早晨,天还黑着,空气干燥清冷,解雨臣打起精神,问:“咱今天是什么节目啊?”

黑眼镜走在前头,两手插着兜儿一晃一晃:“爬西山。你骑车,我走着,如果你比我先到山顶,明天就不用早起了。”

解雨臣脑袋里“叮”的一响,这诱惑,太大了。

 

对于三个月以来,不管平常日子还是周末,每天早上都四点被人弄起来的解少年来说,除了与床厮守,别无所求。至于四点钟起来干什么,就要看黑眼镜有什么奇思妙想了。

三个月前的那天,黑眼镜那句给解雨臣当家教还真不是随便开个玩笑。不如这么说,解雨臣觉得黑眼镜并没有什么跟“揪出内鬼”相关的实际行动,反而专注地折腾起自己来。每天早晚加起来八个小时的体能和反应训练,幸而有跟二爷学戏打下的身体基础,不然他怀疑自己没死在未可知的仇家手里,先得死在黑眼镜手里。

老妈这是觉得盗墓行业不景气,准备让他转行职业杀手,以后主业当老板,副业搞暗杀?

解雨臣东想西想,以他对黑眼镜的了解,这条件不会这么简单。他试探道:“此话当真?”

黑眼镜乐了:“骗你好玩儿?”

解雨臣嘴角抽了一抽,心说那谁知道?

黑眼镜是诚心想给解雨臣放个假,只不过他在解少年脑子里的形象俨然是个“魔鬼教官”,人设里就没有“网开一面”这一项。

 

三个小时后,翠微绝顶题字石碑处。

解雨臣把自行车靠在旁边一棵树上,沿着小路走到山顶,头发湿漉漉地贴着额头,脸颊热腾腾泛着红晕,运动服领口敞开,露出T恤衫和纤细的脖颈。片刻后,树林里沙沙作响,黑眼镜从另一条小路抄了出来,掸去肩头尘土和枯叶,朝解雨臣露齿一笑:“小九爷挺快啊。”

解雨臣笑道:“能赢齐先生一次当真不易。”自己骑车上山的速度堪堪和对方走路齐平,说到底还是对方更胜一筹。不过管他呢,反正明个儿可以不用早起了。

黑眼镜抬了抬下巴,示意解雨臣回头看,解雨臣站在石台的尽头转过身,眼前赫然张开一幅绵延的群山和厚重的云幕。远处,金色的晨光一层一层浸染云雾,天际蓝得发紫,太阳穿越波澜壮阔的云海,发出万丈光芒。

解雨臣怔怔看着眼前的景色,认真道:“太美了。”这景色仿佛有种能让人由心底摧生出希望的力量,连睡眠不足的痛苦也瞬间得到了治愈。黑眼镜慢慢晃悠到解雨臣身边:“怎么样,小九爷,这景儿是头回见吧?”

解雨臣揶揄道:“自是不如齐先生上百年的修为,凭般景致[1]见的比我们这些凡人多多了。”

黑眼镜拿他没办法,赶紧投降:“您就别寒碜我了,以后齐某可不敢拿岁数说事儿了。”

解雨臣眯着眼笑,黑眼镜一手搭着解雨臣肩膀,两人往山下走,黑眼镜随口道:“下礼拜周末,您跟我去个地儿?”

解雨臣观察黑眼镜表情,笑吟吟道:“您在北京还有落脚的地方?”

解雨臣套话水平一流,又一语中的,让人不得不顺着他的话往下走。黑眼镜只好道:“齐某这点儿家业,不值一提。”

解雨臣眨眨眼:“就不怕我把您这藏身之处透露出去?黑爷的消息,想必炙手可热。”

黑眼镜也狡黠一笑:“您心中有数,您奈何不得我,我也奈何不了您。”

毕竟解家也有消息在黑眼镜手里。解雨臣笑了笑,正经道:“下下礼拜我们统考,务求您能看在我妈面子上,让我全须全尾儿地去考试,考完了随您怎么折腾都行。”

黑眼镜夸张道:“瞧您这话说的,齐某哪儿敢把您怎么着啊?”他忽然想起什么,转而道:“这样,下个周末齐某也给小九爷出道题考考。”

解雨臣笑容僵了僵,黑眼镜得色[2]道:“别紧张,以您的实力,绝不算难为您。”

 

转眼七天一过,周六早晨,一辆黑色213[3]停在胡同口儿,黑眼镜靠在副驾车门上,朝解雨臣打了个招呼。幸亏是周末的早晨,这一片儿又没什么商户,解雨臣想,不然这样一个有神秘气质的男人,开着这么一辆车停在胡同口儿,实在太惹眼了。有些人即便不刻意做什么,依然会从人群里脱颖而出。

解雨臣越接触黑眼镜,就越不懂他为什么要入这行。

……兴趣爱好吗?

 

车里开着暖风,解雨臣坐下,边系安全带边扫一眼后视镜,看见后座上放着一个大塑料袋。忽然黑眼镜拍了拍他肩膀,指了指他额头上的运动发带。

解雨臣转过头:?

黑眼镜伸过手来,将发带往下拽了拽,正蒙在解雨臣眼睛上。解雨臣没有阻止,微微一笑:“物尽其用。”

黑眼镜放了一盘磁带,笑道:“你睡一觉,一会儿就到了。”

车里响起小提琴拉的梁祝,引擎发动,解雨臣偏过头笑道:“好听,不知道演奏者是谁?”

黑眼镜谦虚道:“区区在下。”

解雨臣略有点惊讶:“您还会这个?”复又联想起刚见面时黑眼镜的天桥算命师傅造型,忍笑道:“我还以为您得擅长民族乐器。”

黑眼镜不用想就知道解雨臣在脑补什么,笑了笑,道:“弦乐有相通之处。以后上您戏班子拉个二胡,也能讨口饭吃。”

解雨臣摆手道:“使不得,那不是淹浸[4]了吗。您得空儿来捧个人场,就很给我面子了。”

解雨臣脸朝向窗户,侧耳听了听,除了音乐和引擎声还有轮胎压过新修柏油路的咯吱声,此外什么都听不见。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看似随着拍子点了几下,心中默记汽车行驶的时间,转弯和过路口的次数。

黑眼镜余光扫了眼解雨臣的手,意味深长地弯起嘴角。

这可算是遇见对手了。

黑眼镜擅长用闲谈降低对方的警惕和戒心,再趁对方松懈时突然出手,不想解雨臣也是个中高手,不动声色便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还不令对方察觉。黑眼镜想,解雨臣跟解九爷不一样,解九是出了名的让人看不透。而解雨臣是天生有种让人舒服的气质,眼神通透,心思干净。

或许是年龄的关系。

黑眼镜打量解雨臣,即便被阻隔了视线,神情也显得十分自若,嘴角甚至带一点愉悦的弧度。

他推翻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他觉得这个人,是不会变的。

 

两个小时后,车停了。解雨臣听见手刹拉起来的声音,为了记路也没敢真的睡着,泛着困问:“到了?”

黑眼镜伸手从后座把塑料袋拎下来,放到解雨臣怀里:“稍等。”

解雨臣闻到一股混着青菜和生鲜的味道,手指在袋子外面摸了摸,有点儿凉。正琢磨这里都装的什么,就听见副驾车门打开,黑眼镜一手搂腰,一手穿过膝弯,把他横抱了起来。

解雨臣:???

解雨臣一阵忙乱,一手抱住塑料袋,一手下意识地想抓个什么东西,黑眼镜乐了,捉住解雨臣在他领口儿犹豫不决的手,让他环住自己脖颈。

解雨臣尴尬了片刻,回过神来,玩笑道:“齐先生还没为难我,倒是先为难起自个儿来了。”且四岁过后就没人抱过他了,还是这么个抱法。

黑眼镜笑了一声,在他耳边道:“小九爷这可小瞧我了。”

十四岁的解少年虽然瘦,但个头也不小了,再加上这一口袋菜,黑眼镜却抱得十分轻松,健步如飞地走过一条有回音的通道,空气又湿又凉,七拐八拐,还上下了一次台阶,最后终于把他放了下来。黑眼镜接过解雨臣手里的袋子,笑道:“您自个儿逛逛,我去做饭。”

 

解雨臣掀开蒙眼的发带,发现自己在一个挺古典的庭院里,院墙比一般四合院高,约近四米。他环顾四周,常绿的乔木衬得这季节仿佛不是严冬,而在盛夏。园里还有一大片在这季节未开花的、叶子落得光秃秃的树,解雨臣看了半晌,发现是西府海棠。花树间有束腰花卉纹石桌并鼓墩一对[5],以万历年间茶园石为材,想必春暖时在此喝酒、赏花,十分风雅。

解雨臣沿着甬道穿过一片假山,两条抄手游廊围起一道天井,东西两侧的屋子都敞着门未上锁,匆匆一瞥便知道里面的陈设也都不是凡品。视线又扫过天井里的榕树盆景,忽然停住,继而一脸惊讶,这不是阴刻云纹汉绿釉吗?

解雨臣仔细观察皮壳和色浆[6],又把手探进花盆里,摸了摸内壁,果然刻着云纹。这里共有八处盆景,皆是用这种花盆。他记得82年的陕西“尧女墓”,东汉商洛侯墓室里曾流出34件随葬品,其中就有一个阴刻云纹汉绿釉陶花盆。这种技艺当世早已失传[7],价值连城,盗墓者也不好出手,几经辗转,现在摆在国家博物馆里。

那这里的这些又是怎么回事?墓里带出来的?祖上传下来的?

解雨臣更倾向后者,毕竟,黑眼镜再力大无穷,也不能一口气且墓里端回八个花盆儿。

解雨臣穿过垂花门,本以为会是另外几间屋子,却发现又是一片庭院。院子里有一片圆形小池,池水干净碧绿,像一整块美玉,边缘用田白石括起成卷沿,小池一侧还有座小巧玲珑的五角亭,大概春夏时水里会养睡莲鲤鱼之类,可坐在亭中纳凉观赏。

 

这座古宅美则美矣,解雨臣却始终觉得十分奇怪,他再次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位和房屋的朝向,确定这座宅子形制非常特殊,不仅不分前院和后院,而且房屋的修置比一座完整的宅院少了一半。也就是说,这里与其说是一座宅子,倒不如说更像是某座宅邸的偏院。

那么更奇怪的一点就出现了——

这个院子没有门。

解雨臣查看各处的院墙,俱找不到翻新的痕迹,说明这所宅子从修建之初,就没有门。

为什么要修一座没有门的宅院?

不过比起这里的用途,解雨臣现在更好奇,他们刚才是怎么进来的。

一定有暗道。


[1] 牡丹亭

[2] 得戚

[3] BBDC小切诺基

[4] 糟蹋

[5] 无雕花的一套明茶园石桌凳在西泠印社估价120,000左右

[6] 陶器鉴定

[7] 此处是作者胡诌,并没有失传…


评论(2)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