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盗墓笔记/黑花】【逝水如刀系列】如雠01 相见

【逝水如刀】壹~伍拾

 lofter分段版

 渣浪按顺序全文版

………………………………………………………

如雠,

以言相当,有言以对,爱憎相和。

………………………………………………………

写写十四岁的解小当家如何成长,

如何与齐先生相逢的故事。

年光遍煞,

白首红尘。

…………………………………………………………

私设如山。

…………………………………………………………

1992年秋,北京。

解家大院。

 

“当家的,老夫人来电话了。”

解雨臣在床上应了一声,一掀被子坐起来,光脚踩上地毯,几步跑到外屋,拿起扣在茶几上的听筒。

“喂,妈。”解雨臣揉了揉眼睛:“北京都夜里两点了,您好歹算算时差。”

桐叔从里屋把解雨臣的拖鞋拎出来,又拿一件灯芯绒外套给他披在肩上。

解雨臣裹着外套,胳膊肘支在沙发扶手上:“家里一切太平。生日?跟桐叔还有秀秀吃了顿饭。”

桐叔做了个穿衣服的动作,解雨臣赶紧道:“礼物收着了,很合身。学校……马上统考了,没问题,您放心,两边都不耽误。”

桐叔给解雨臣手里塞一杯温开水,见解雨臣皱了下眉头:“嗯?家庭教师?德国的?不用了吧…中国的也不用,您看您怎么也没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好吧,您说了算。唔,您注意身体,晚安。”

解雨臣挂了电话,表情还略有些神游,抱着水杯子幽幽道:“桐叔,咱家里要来个不速之客了。”

桐叔一张面瘫脸,平静道:“我明儿早起就让他们收拾客房。”

解雨臣:“……”

“您回房歇着吧。”

“……得嘞。”解雨臣踢踏着拖鞋回屋,试图脑补这位受他家妇女爱戴的家庭教师是个怎样三头六臂的人物,却想起连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只得关灯睡觉,到时候再说。

 

次日,解雨臣放学回家,就瞧见了这位传说中“有德国名校留学背景”的家教。

守着门的两棵成荫的槐树叶子由绿见黄,秋风里沙沙作响。黄昏时分,园里的桂花香气四溢,解雨臣藏青的制式校服外套敞着扣子,露出雪白衬衫,挎着书包站在树下,看着院子里罩一件夹袄,穿长袍马褂,戴瓜皮小帽,留三撇儿胡子,外加一副阿炳墨镜,正随着收音机里的曲苑杂坛打拍子的老头儿,被雷了个七荤八素,强打精神道:“没想到八爷爷还有后人呐?”

       桐叔站在一边,慢条斯理道:“这位先生还真姓齐。”

       解雨臣啼笑皆非:“桐叔,您实话告儿我,是不您老准备提前退休,所以跟我妈串通好了,且天桥儿弄回这么一算命师傅,给我当管家啊?”

       桐叔接过解雨臣书包,那边先生已经关了电匣子,朝他招了招手。解雨臣一秒从解同学切换成解当家,上前几步,一副世家公子派头,伸出右手,乖巧地抿唇一笑:“齐先生好。”甭管三七二十一,表面功夫做足,万般心思藏好。

       齐先生乐呵呵地伸出右手跟他轻轻一握,瞅这个徒弟挺满意。

       解雨臣这么近了一瞧,这位先生岁数也不大,就是恐怕保养不太得当,肤色蜡黄,干巴抽皱,身条儿不短却佝偻着腰,从仪态上显着老。

       解雨臣吸了下鼻子,还有一股混合着檀香的烟火气,更像刚从道观里出来的了。

       齐先生哑着喉咙,好似叫烟呛了,又似呵喽着一口痰:“解当家,少年英才,齐某见教了。我跟您母亲是老相识啦,好几十年前,那会儿还没您呐。”

       解雨臣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道:“原来如此,前辈真折煞我了。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