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斯普特尼克式】

    大前天跟胖神(本科导师)和圆媛(同门好友)约饭,茶过三巡,谈完人生,说起村上春树的书。

    我:“老师,您课上会讲到村上春树吗?”

    胖神:“讲不到了,最晚只到四十年代。”

    我:“唔,那您看村上春树的小说吗?”

    胖神:“几乎没有涉及,主要还是不喜欢村上。”

    我:“哈?”不喜欢是指……

    圆媛:“我有一朋友的姐姐看完挪威的森林之后就抑郁症了。”

    我:“什么……这么入戏?”

    圆媛:“所以我也看了看。”

    我:“……这个因果我给满分。”

    圆媛:“话说回来,你看了什么?”

    我:“斯普特尼克恋人。”

    

    作为人间烟火吃得比较杂的读者,不能说对“宇宙式孤独”有什么深刻同感,只不过于一个下限模糊的文笔控,既热衷繁华与享乐,又偏爱孤僻清冷的小资情致,这本斯普特尼克恋人一定是比挪威的森林更合口味的小说。

    也许是我纯粹喜爱在盛夏看到红酒搭配古典音乐的描写,以及安逸荒芜的吉祥寺至海岛与南欧小镇的风光。还有白发的敏,像烟一样消失的堇,据说与其他村上式男主相较之下平凡普通的“我”,三个不完整的灵魂偶然相遇交谈,试图依赖彼此消解孤独与不安,又将同路的喜悦戛然斩断,各自奔赴未知的黑暗。而我竟从这样的结局里,体味出一种偏离朦胧日式情怀的西方格调,形容起来恐怕是……

    脱轨之后流露本心的安全感,和自我放逐的浪漫。

    正如会为樋口一叶笔下青春故事的落寞和不完美伤怀,斯普特尼克恋人所传达的孤独正是获得愉快的阅读体验所不可缺少的元素。

         

         @swimming in sky 

         感谢馈赠。

         期待新篇。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