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纽约】曼哈顿故事|6

【1】

自然历史博物馆。
亚洲…风土人情展区,布置得如斯惊悚。
中国古代婚庆习俗,上以红匾黑字书百年好合,展台上放一顶艳红轿子,背景却是荒郊野外。我正想这好歹是二抬小轿怎么连轿夫也无,稍微一转头,赫然瞥见轿子里端坐着新娘子蜡像,盖头掀在头顶,唇色鲜红,衬得肤色惨白,目光直直透过玻璃与我撞上,我:“……” 
当即没忍住倒退一步。
这时陡然传出一声小孩子歇斯底里的尖哭,我悚然寻声一望,几步开外的丧葬习俗展台竟布置成个灵堂,展区的照明设备又接触不良,不停闪烁,馆内暖风吹得招魂幡飘来飘去,灵台上不知谁的黑白遗像立在白蜡之间…
难怪小孩子要吓哭。
墨西哥裔夫妇忙着哄孩子,我嘴角抽筋,疾步走向出口,祥御瑞免,祥御瑞免…



【2】

晚上约莫八点钟就回到公寓,房东太太似乎出门未归,她代女儿养的泰迪文森特从厨房探出头来同我打了个招呼。
我换完衣服正准备洗涤洗涤,掏出手机接到房东太太电话:“Bing,今天能不能晚点儿回来?”
我:“实际上…我已经回来了,要么我再出去?”
苏珊太太:“不不…是这样的,一会儿我女儿的未婚夫要来接文森特,但我没有跟他们说过我加入了airbnb所以…”
我:“所以我得…藏起来?”
苏珊太太为难道:“可是他至今没有回复我信息,也没说什么时候来…”
“不要紧。”我拎起文森特的爪子摇一摇:“我去77街的日料店坐一会儿,等他走了再回来。”总不至于他在准丈母娘家里与爱犬诉衷肠到三更半夜。
苏珊太太十分不好意思:“太抱歉了,等科德联系我就给你发短信。” 
我微笑挂了电话,突然楼道里传来电梯到达五层的提示音,我笑容立刻僵在脸上,这么寸?!
电梯门正对着苏珊家,有人来到门口,钥匙声响起,只隔一瞬!
这一刻,多年躲避查寝练就的身手被激发到极致,拎着拖鞋赤脚窜进卧室,拉灯关门扣笔记本手机静音一气呵成,过程不到3秒,留下厨房门口文森特一脸懵比。
下一秒,不熟悉门锁的科德先生终于进到楼道,口中念念有词:“爸爸来了,儿砸想我了没?(Daddy is here,already miss me boy?)”
门后的我:“………” 
记得苏珊太太同我介绍这位是个高冷的律师,极其讨厌小动物,以至于她女儿常担心文森特会被送人。所以实际上…科德先生只是…闷骚?
楼道只有一盏壁灯,科德示意文森特往门口走,文森特却直线朝卧室走来,停在门口发出粘腻鼻音,黑暗中我屏住呼吸,内心一万只泰迪狂奔而过,幸亏这小祖宗不会说人话。这卧室门不能上锁,如果他推门进来…

只听科德先生无奈道:“真拿你没办法,要爸爸抱抱才肯起来?”
我:“………” 别笑!!!忍住!!!

片刻后听到门响,二位爷总算走了。我舒一口气,等听到电梯下行才打开门,掏出手机一看,苏珊太太来了一条短信:“Bing,他还是没有回复我,请帮忙把文森特的浴液放到楼道明显的地方,方便科德带走。”
我一转头,浴液静静在壁灯旁发光。
…这坑爹的狗爸爸!
但幸亏他没有发挥想像力,猜测这屋里还有别人,不然场面着实尴尬。
无奈给苏珊回复:“他已经来过了,并且没带走浴液。”
苏珊太太:“???!!!”
…虽然很微妙,但从一串符号里,我读懂了她内心的“WTF”…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