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纽约】曼哈顿故事4|

【1】
库伯海维特艺术馆,虽是古朴的建造风格,却有着奔放汹涌的的内涵(…)。里头每件展品都有趣得让人想一再赏看。
从文艺复兴时意大利的鞋拔子,到鸦片战争时我国的鸟笼子,从美国艺术家拿各国邮票贴出的世界版图,到日本有志青年拿洗碗布订书钉搭的小房子。
还有各种现代科技与艺术无死角结合的作品,比如门口儿那座288个小圆钟排布的电子时钟,每隔一分钟屏幕指针变幻方向,图案千奇百怪,无一个相同,让人不得不盯着它一看再看,实在狡猾,不如打包回家搁房里看【住手

【2】
去Neue Galerie看蒙克画展纯属意外。
我一不知有这么个艺术馆,二不知蒙克博物馆镇馆从挪威奥斯陆千里迢迢被弄来纽约。一早准备在中央公园里穿行一段,沿着第五大道,先去库伯海维特,再去格根汉姆。
走到第87街,路边长椅上有个外套扔在一边,衬衫敞着领子的墨镜小哥,突然招手:“嗨~”
我:“……”直接无视,以冰山脸应万变。
对方丝毫不觉尴尬,拿着张纸追过来:“嗨,等一下,别走这么快,你要去Neue Galerie?”
我随口道:“不去。”心念电转,手已摸向背包一侧,这人什么来路,莫名奇妙,揍他不犯法?
他一路跟着,一脸真诚傻笑,配着墨镜相当别扭:“这个方向,是要去格根汉姆博物馆?回来时去Neue吧,有蒙克特别展,The Scream也在其中。” 
我嘴角抽筋,哦,听这意思…难道是纽约博物馆同行互掐?
他根本不看我脸色,把手里的纸递给我:“喏,门票。”
我:“……”这么招揽客户,未免太拼?
我停下脚,眯起眼,释放杀气,他却飞快把票往我背包侧面一塞,倒退三步:“别丢了!一定去看啊!”话音未落,拎起外套,拔腿跑了。
我:“……”这叫什么事儿?!
我哭笑不得,掏出票对着地图和网页查看,确实如他所说,罢了…回来时顺道儿去一趟。
 傍晚去了NEUE GALERIE,也在第五大道上,门开在侧面,蒙克画展吸引了不少游客。安保人员一副黑手党气派,看一眼票,礼貌道:“请去前台换一枚游览标识别针,然后去存包。”
行李寄存处的管理员是个娇小妹子,我状似不经意道:“贵馆会给普通游客发放免费门票吗?”
妹子奇怪摇头:“不可能,连会员都不完全免费。”
我:“……” 
如此说来…好像欠句谢谢。
如何应对旁人恶意我向来游刃有余,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好意却不知所措一脸懵比。
早知如此书包侧边不该放杀伤性武器,应当放巧克力,顺手当作还礼送了,也不至于白占便宜。

算了,事已至此……
不如好好看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