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纽约】曼哈顿故事2|

 前一天夜里降温,房东太太与我各自裹着四层长度材质各异的毯子,坐在客厅里,喝她新焙的蜂蜜红茶,讨论第二天会下雨还是下雪。
 纽约的雨势不如西雅图凶猛,却把温度一路降到零下。傍晚从大都会博物馆里出来正赶上雨停,穿着两层毛衣打了个冷颤,从86街乘6号线赴下城区布鲁克林。去大桥之前在中国城的小巷里转了转(不是法拉盛),大概上世纪的香港都胜过这里一筹。
 夜里布鲁克林大桥上冷风正酣,吹的我几乎面瘫。站在桥头看向水岸上灯海,仍是美成一场珠光宝气的梦。

 九点钟回到曼哈顿,又光顾了由花日料店。
老板:“欢迎光临…哦!是你啊,昨天不是来过了?”
我:“嗷,因为很喜欢所以又…”等等,您对自己店的定位难道是“没有回头客”吗(笑cry)
老板:“今天吃什么?”
我:“一份煎饺和一份乌东,那个…”
正在忐忑如何拒绝老板的味增汤,就见他从后厨端来一碟虾酱拌生菜西红柿,笑道:“今天尝尝这个。”
我:“!!!…谢谢!承蒙关照…”泪流满面,老板这么照顾客人,不会太亏吗…
怀着感谢的心,无论是煎饺还是小菜都迅速一扫而空,老板看看我桌上的空盘子,一改温柔画风,转头朝后厨喊:“面还没好吗?人家都吃完了!”
“不要催!啰嗦。”掀开帘子走出一位比老板高半头的浓眉先生,冷冷把面碗放到我面前:“请用。”
我:“不,不好意思…”
浓眉先生把空盘子收走:“哈?”
我:“没…您忙…” 我只是慑于厨房从业人员特有的杀气……
低头吃面的时候分神听听老板和他讲话,大概是半玩笑说他太凶脾气太差,浓眉先生反讥老板是个婆婆妈妈的家伙。
两个人的深夜食堂也真不错w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