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壹夜 —

【名侦探柯南M22】愿时光不负他的孤绝与温柔

写写一刷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8个场景。

涉及大量剧透和秀透私货

上一次吹爆这个男人和秀透CP:

【名侦探柯南M20秀透糖31发】让我飞一会儿

※※※※※※※※※※※※※※※※※※※※※※※※※※※

如果一定要跟之前柯南的所有剧场版做个纵向对比,说M22能赶超迷宫的十字路口/贝克街的亡灵等等古早初心有一些不现实,但我个人认为M22最厉害的一点,是不仅把安室透(降谷零)这个看似天降系男神,跟其他开挂配角相比除了肤色更黑、身份更多,并不至于疯狂热爱的人设,将一种令人钦佩的英雄主义刻画得极其丰满出色,而且还神奇地第一次让我觉得工藤是个特别接地气,有血有肉的人。并且这次的推理剧情没把观众当成傻子


 【场景一:储藏室、电话亭】

在空荡而阴暗,器物都被布蒙起来的储藏室,坐在桌前用笔记本电脑探查黑客源头的零君;以及去探查煤气管道,在四面空荡、防止被窃听的公共电话亭和风见通话启用2291号,回眸看到太阳升起时,零君的剪影。

看到这些的时候,莫名就想起了《POI》(疑犯追踪)的李四和宅总,想起罗曼罗兰广为人知的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可能在零君自己看来,为国家和民众的安危而夜以继日地战斗是一种本职,但零君是如何在战友与同伴悉数殉职,需要在三方势力(日常/组织/公安部)间斡旋隐藏身份,还要争分夺秒地解决危害到国家安全的事件,从这些棘手的场面中独自走过来的呢?

记得主线剧情里,他乔装偷偷给伊达扫墓时,从手机上删除与伊达最后的通讯记录,也记得他弹吉他时飞扬的指法(据说是高中和大学时候跟诸伏…苏格兰学的),还有M20时他熟练的拆弹技巧。为了完成使命,他势必要既冷酷又孤绝,但也不是那么一条路走到黑,他记得每一个战友,也竟然从来不曾迷失。

我觉得他之所以对赤井很生气的原因之一,就是赤井总提醒他别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正因为零从来都有着坚定的初心,从来没忘记过自己想要守护的事情,才能够走到现在。

那些茕茕孑立的画面里,他其实并不孤独,也当然并不孱弱。

但仍旧萧瑟得让人觉得心疼。


【场景二:街心花园】

零君约工藤见面,以及把风见袖口被工藤安装的窃听器单手捏碎的街心花园。

这个地方产生的信息量真的很大。

首先,看到零君把风见撂倒卸下窃听器时,我不得不承认零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一直以为零君是团宠,但是M22告诉我既定印象都是儿戏,作为公安部的“零之执行人”这件事不是儿戏。零君对风间是非常严厉的,或者说他是个相当御下有方的人。这是在之前的TV和剧场版里没有怎么出现过的零君的一面,他斥责风间“你可真是个好公安”,并不仅是因为风见未发现被工藤摆了一道,更是令风间意识到因为对象是小孩子就疏忽大意的隐患,以至于风见已经对柯南有了心理阴影hhhh(下文中会提到),零真的很聪明,用这种方式给部下上了生动的一课。

并且这里,零君对工藤的态度,和工藤的反应都可圈可点。首先,零君其实早就意识到在自己监听工藤的同时,风见也被工藤监听了。毕竟是公安部的负责人,零君的职业敏感度必然比工藤要高(而且因为身边小哀和博士都是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工藤自己就不太怎么研究技术了)。零君因为需要“利用”工藤的关系,适当向他透露信息,但当他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立刻就采取行动中止这个行为。并且直接将当事人都约到一起,其实是很给工藤面子的,也是顺便告诉工藤,再怎么监听他这边都没有用,逼迫工藤加速调查事件的真相。

而工藤这个时候,也基本从之前有些乱了阵脚的状态恢复过来,开始比较冷静地应对这次事件。对工藤在M22里的刻画我觉得可以称得上惊喜,虽然我们很熟悉工藤每次在面对小兰的危机时,总是特别地用心,小兰永远是第一位的。但是大部分时候,哪怕摩天楼炸弹剪错根线、大家都要完蛋的时候,他也是冷静分析,从不过分焦虑。但这一次,女朋友就在眼前哭,向自己求助,自己也有点摸不出头绪,心烦意乱甚至和帮自己加班的小哀还有博士发了脾气。在被零君逼迫得走投无路时的状态,终于让人想起哪怕他没有缩小身体,也才18岁就算是主角也得有觉得压力山大的权利。这样的工藤非常真实,令人终于看到除了“面对罪犯游刃有余毫不退缩”以外的,更有血有肉的一面,很可爱。

这里的风见也推动了事件的发展。之前被工藤在袖口装上窃听器时,工藤刹那间的浮夸表演,令我不得不…想起一句…广告词——“演员一秒入戏”……工藤真的是本作最大戏精,奥斯卡欠他好几个小金人儿_(:з」∠)_ 后来面对着戳破零君身份、以及零君和他上下属关系的工藤,风见又说出了觉得“零君是个杀人犯”“是个可怕的男人”这样的心里话,并且坦言只跟工藤这样说了,足见风间真的是个耿直的人,简直就是忠犬护卫的人设,即使在这件事上对零君心存畏惧,却对零君对于国家的忠诚与事件的判断深信不疑,甚至因为零君同时约见了“给自己装窃听器的人”和“被自己装窃听器的人”,而获得了“工藤可以信任”这个讯号,从而对工藤吐露心声……我觉得可以断言,风见是永远也不会背叛零君的……

顺便我估计,之前零君安排风见往工藤手机上装窃听程序的时候,风见也根本没有打听为什么……真的忠犬……


【场景三:雨中的过街桥】



这个被打湿的零君太诱人……犯罪……了不是吗!(作者已被来复枪瞄准

在这个镜头里,面对风见“你真是个可怕的男人”这种感叹,零君坦言:“我心中有两个比我更可怕的男人,其中有一个还是个小孩子。

风见嘴角抽筋地附和:“那个‘小孩子’的身影已经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了,快别说了……”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我要夹带私货了,大家一点都不好奇“另一个男人”是谁吗??

是的不好奇,100%是那个FBI好吗(掩面笑cry),毕竟是官方盖戳的“宿敌”(证据之一:零君的CV彻叔的推特——要和宿敌赤井秀一去打高尔夫球;证据之二:在青山的采访中提到的安室与赤井的关系是宿敌;等等)。

原本在之前看生肉预告的时候,我跟基友说,这次估计赤井只能出现在片尾字幕里了……没想到他,竟然,啊,还能被零君提上一提!而且是第一次被以温柔而无奈的表情提及啊……

虽然零君是在感叹自己无奈到要用非法手段借助小孩子的脑力了,但是让赤井也沾沾光吧……

其实看了M22之后,我竟然尤其感谢赤井秀一。我觉得从我的视角瞎几把总结一下,零君应该是把脆弱的一面留给了宫野艾莲娜(童年女神),把可靠而冷酷的一面留给了战友(包括部下),把温柔的一面留给了他所深爱的土地,而把愤怒情绪化的一面独独留给了赤井秀一

宫野艾莲娜有很大概率已经牺牲了,警校同学都已经殉职了,部下因为上下级关系不太可能也没时间做情感沟通,国家并不是个实体,唯有赤井这个人,可以令零君的情绪有个出口,哪怕并不合理。

阿嘉跟我说,零篇已经这么火爆,如果有赤井秀一篇岂不是大家就疯辽?结果阿叽 @青萝 说Emmmmmm还是不要拍赤井篇了,毕竟M22里零君树立的成熟端庄可靠的形象,如果在赤井篇里有二人相遇的剧情,那就全崩了,肯定像M20里一样大打出手,毕竟两人每次见面都有九成的概率忘记原本是要干啥……

我竟无法反驳啊!!

就是因为主线里有太多零君和赤井相关的剧情,才会让零君的形象在我脑海里一直是炸毛的暹罗猫啊……但是M22告诉我,他明明是一只不怒自威、凶猛强悍的孟加拉虎啊!

哪怕零君自己可能没有觉得,可我还是觉得他一个人战斗的那种冷酷身影太令人心疼了……所以感谢赤井的……扛揍?给了零君一个恰到好处发泄情绪的理由。

所以,请零君就保持这种见到赤井就“沉着冷静个淡啊老子就要打爆你!”的心态吧!哼哼哈嘿锻炼身体!

以及顺便,虽然知道零君和风见接头,并不想让人认为两个人在攀谈,因此风见没有给零君打伞,但是风见君真是凭本事单身啊,你就看不见零君已经被淋成狗了吗!不过也不排除风见本来想给零君留把伞,结果一转头的工夫,零君已经走了没来及给的可能……

而且我充分怀疑如果这个场景还有下一个镜头,风见有可能探头往桥下看零君是不是直接跳下去了(掩面笑cry),毕竟零君走得实在太快了,瞬间就从身边消失了……这真是特工的职业素养……


【场景四:波洛咖啡厅门口】

在小五郎被公安警察带走后,工藤于波洛咖啡厅门口遇见做清洁的零君,并质问他的一幕。

其实工藤在小哀从新闻播放的监控画面里看到零君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在意了。再加上小五郎被构陷、来搜查的人是风见,以及零君和风见相似的脸上的伤口,就猜到构陷小五郎的人正是零君。虽然工藤按常理来讲,能够猜到零君必有他的用意,但是因为零君的多重身份,他竟然开始不确定能不能相信这个男人了。

我觉得在波洛咖啡厅门口质问零君的时候,引起工藤“不确定”的是波本这个身份。工藤不清楚是哪一方的势力对小五郎下手,也不清楚爆炸案的起因是什么,但零君却看起来计划周密,信息的不对等,以及零君这个强大的“对手”,令工藤第一次在没有掌握确凿证据的前提下,就和对手当面对质,还铩羽而归,发出“这一次安室先生可能是敌人”的评论。

等到在上面提到的街心花园的场景,工藤再次和零君对质,又被他强硬地拒绝沟通,这时候因为了解到风间对这件事介入很深,引起工藤“不确定”的身份已经完全转化成了日本公安警察。所以在风见还没有搞清楚工藤的身份以及自己身上窃听器的来源时,工藤竟然率先承认窃听器是自己放的,并且冷酷地戳破风见和零君的关系。这也是工藤第一次在形势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依然选择激怒对手。因为工藤一直是特别不想柯南这个身份出现破绽的,一般他发表一些和表面形象不符的言论之后,都会顺便/使劲儿给自己填坑,但是这一次不但没有把话说圆,反而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从三岁开始看柯南,看到现在依然没有“弃坑”的原因之一,就是这部作品里从来不“踩一捧一”,就是不会用将反派设定成傻子的方法来突出主角多么聪明(业火向日葵不算)。M22的主角是零君,那么如何突出零君的形象呢?不是通过削弱工藤,或者把日下部刻画成傻子,而是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做法。工藤已经足够冷静克制,零君就比他更冷静克制,甚至工藤在与零君对决时,终于体现出少年人热血莽撞的一面,而在TV主线里平易近人,温柔可靠的零君,所体现出的冷酷果决的一面,竟然将工藤压制住了

正因为“对手是安室先生”这个认知,令工藤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和矛盾,这跟同黑衣组织的罪犯对决不同,因为零君的出发点是正义的,是守护这个国家,跟工藤自己的出发点甚至部分一致的。因此工藤才会有一些焦虑,会对小哀和阿笠博士发脾气,阿笠博士才会发出“新一你这是怎么了”的疑问。用一个智商依旧在水准以上,情绪却反常的工藤,体现出了零君作为对手的强大

且不说零君的手段其实有所保留,根本没有断工藤的后路。毕竟零君根本没有想搞工藤的意思,只是胁迫他帮忙……


【场景五:超市】

和阿梓小姐为咖啡厅日常采办,以及和风见接头。

其实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真的能体会到零君多重身份的辛苦……虽然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吧,但是零君这种融入每个角色还不精分真的太难了吧?!包括之前刚被爆炸波及满脸都是伤痕,转头又去咖啡厅上班。白天上班,晚上连轴转进行案件调查,他这一整部剧场版有睡够三小时吗……

而且零君的头脑没有一秒钟停止运转,设身处地想,一个公安部的负责人,执勤的时候场地发生爆炸,部下伤亡惨重,事件源头不明,且还有再次发生恶性事件的可能,要钻法律的空子设一个局拉“外援”(工藤)入伙,还不能把民众(小五郎一家)弄得太惨,还有部下的情绪也出了一些问题,简直没有一个省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一起采购的梓小姐再可爱,也应该会觉得采购这件事很烦吧……但是完全没有!零君的态度一直温柔可亲,这种一团糟的现状一点也没有从他的精神状态上映射出来。他的内心真的非常强大。

风见也是真的无处不在,这个超市接头的情节我真的笑cry。而且零君是没有意识到风见对自己的人品有疑问吗?当然意识到了,但是零君真的御下有方,我一直以为零君是春风化雨型的头目然而M22告诉我他不是!他竟然是魄力威慑型的!就是他不在乎部下怎么看他这个人(包括同为公安警察的部下,也包括检察官日下部,刑事司的同事),只要对国家和本职忠诚,对命令的执行力100%,保证任务完成就行了。也可能是因为风见的性格太忠犬了,总之我觉得零君所有的部下可能都无法抗拒他这种人设,都对他相当死心塌地……

超市这个场景里的梓小姐一如既往的可爱,在零君发出“你一定是个贤妻良母”的感慨之后,如临大敌地阻止他继续称赞自己,并且告诉他自己不想变成他“粉丝太太团”的假想敌哈哈哈哈,官方吐槽满分

以及零君竟然夸赞别人是个贤妻良母!他自己明明就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啊!


【场景六:停机坪】

和日下部、天鹅的停机坪对决。

这里有至少三个情节都十分爆笑。

一个是在发现日下部是幕后boss,要开始对质的时候,日下部竟然撞开零君跑了!我们全场都发出“嗯??”的疑问,赤井秀一不服啊??赤井都没办法虚晃一招避开零君,这个日下部竟然从零君眼皮子底下跑了??幸好后来追上把他按住了,大家松一口气,大概是睡眠不足导致反射弧变长吧……

第二个是,日下部逃跑之后,工藤追上来用踢饮料罐的常用招数想要击倒日下部,结果被他轻松挥手挡开了!工藤紧跟着感叹一句:“这样也不行了吗?!” 全场爆笑,我靠,官方吐槽,但是阿叽 @青萝 紧跟着替工藤解释说,这次踢得不行是因为没有用足球啊!(后来在避难所对决的时候再次使用这招就成功了hhhh)

第三个是,在得知零君对一切都有所安排,甚至连羽场二一三都根本没自杀这个真相之后,风见再次发出“你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的感叹。我觉得零君已经麻木了哈哈哈哈并不想去管风见这个情绪化的男人了,而且这句话真的已经变成风间的口头禅了。

从联络博士和小哀临时合成影像,征用无人机,到临时调用没收的炸弹违禁品炸飞行器,我们这一场的观众一直在感叹“太狠了,这招太狠了”。零君为了大义(这么说感觉有点儿像大天狗…)真是把能利用的全都利用上了。而且难怪风间觉得零君运筹帷幄,不管是不是为了剧情设定,他竟然把羽场二三一用这种方式保全下来,还在这次事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难道零君是未雨绸缪吗?即便是零君也想不了这么远吧,只能说,他是有真正英雄主义的人

之前在超市里的时候,风见问零君为什么不用更强硬的手段,不直接违反法律调查事件的时候,零君回答虽然我们公安经常在法律的边缘试探,但是如果不尽量“自圆其说”,不能清楚地明白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就会自掘坟墓。所以在一些别的公安警察(比如被日下部报复的那位女上司)利用特权任意进行案件干预时,零君用特权把羽场这样的人保全下来,让他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特权在他手中不是随意玩弄的法宝,而是一柄替他履行职责和使命披荆斩棘的利剑


【场景七:公路飙车】

M22里,透有两次飙车。一次是跟工藤一起去找日下部追问密码,还有一次是从警视厅奔赴避难所。

秋名山新贵再次上线!(不  让我们按住牛顿的棺材板儿,尽情欣赏零君的新宿330 73-10(车牌号)的飞翔吧(这已经不能算漂移了)。毕竟已经有了M20零君和赤井的飞车战在先,什么从堵车的高架桥上骑着桥栏杆侧身飞过啊,什么从收起来的跨海大桥上用惯性飞过啊,这都已经不算啥了,这次竟然和火车迎面错车而过,还面不改色!好的我们知道了,零君“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

零君的车技是怎么练出来的姑且不去管了,但是从这样惊险的飙车场景里,竟然让人体味到零君的可靠。主要是他态度一直很沉稳,甚至可以说胸有成竹,而且不是浮夸炫技的那种成竹,就让观众没有那么的紧张。

这里的工藤十分有趣,第一次飙车的时候工藤用的是自己的滑板,没有上零君的车。这个时候的工藤和零君还不算完全的合作,因为一个是还没有确定下来真正的幕后BOSS,还有一个是因为……真的没有那么容易原谅零君的冷酷,亲朋好友乱成一团,自己无事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工藤还“只是个孩子”好吗!

但是这个时候的零君,超级聪明,或者说超级可爱,他对工藤说,因为太想借助你的力量了,想请工藤一起帮他讨要这个密码,守护这个国家。天呐,零君这情商是不是有八百??首先,在这部作品里,零君从来不跟任何人示弱,工藤是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个(零君这辈子都不会跟赤井示弱的……)。零君并不知道工藤的真实身份,他能够这样尊重一个小孩子,而且把他当成伙伴一样用真正平等态度对待,是非常难的。因为工藤作为柯南来说,再聪明也很难让人不去因为他的外表,而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他。但是零君竟然可以做到。不仅在自己掌握大部分信息,立场完全是正义的,自己100%占上风的时候示弱,还让给工藤强加一个责任、扣一个大帽子的行为显得不那么恶劣,零君这一波操作真的可以了……

所以后来工藤无可奈何地笑笑说,你可太看得起我了……

但是也拿零君没有办法,工藤向来吃软不吃硬,这个时候即便小五郎已经安全了,一家人都去避难所了,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上了零君的贼船。

第二次公路飙车的时候,因为时间更紧迫+原谅了零君+得去救在避难所里的小兰一家,所以工藤就立刻上了零君的车。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工藤跟零君是一类人,为了自己的目的真的可以不择手段,但他们跟罪犯的区别是,他们的出发点是正义的,而且都有人性的底线。工藤在这个时候跟零君说“这一次可以请你当我的协助人吗?”也是握手言和的信号了。

但我觉得这次飙车的经历真的会让工藤毕生难忘并且再也不想上零君的车_(:з」∠)_ 哪怕是坐过山车毫无感觉,坐工藤有希子的车(马路杀手)也不会尖叫的工藤,在零君的车上简直被颠得七荤八素,没有吐一车真的很够意思了……画面里可以看到工藤手机都被颠飞掉到后座两次,他捡回来之后本来是想看地图/查避难所地址/给小兰发信息,但是因为被颠得怀疑人生,捡回手机后表情放空好几秒也没想起来自己刚刚准备干嘛,我们全场爆笑。

而且这里的零君没有说“小孩子坐后排不要做副驾”的废话,在工藤看零君好像准备“撞火车”而发出疑问的时候,零君只是把探出窗外的工藤按回去,让他系好安全带,看了一眼工藤手机上那座建设中的大楼的地址,就非常淡然地告诉他,能过去。

零这种让人放心的气场太强大了。

虽然我觉得工藤在那一瞬间还是非常想跳车_(:з」∠)_

有些经历真的,一生一次足矣。


【场景八:建设中的大楼】

最终对决。

这一次的最终决战终于不是“与人斗”,而是“与天斗”了,感叹一下柯南剧场版的格局真是越来越大了……

在工藤抱着手机想小兰的时候,虽然我也吃新兰,但我对于竹马英雄救美的剧情套路已经见惯不怪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念头,哪怕知道有主角光环照耀,这种跟坠落飞行器的一部分PK的行动确实是命悬一线,那么和为了女朋友的工藤相比,零君凭什么就答应他冒这个险?

零君心里同时也有个疑问,工藤为什么非要冒这个险,爱情的力量有这么大吗?

——真的有这么大。

其实零君意识到了、也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从还未解开谜题时,就对工藤说过:“你一遇到和毛利先生相关的事情就特别拼命,到底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小兰‘姐姐’呢?”零君也知道,初衷是无谓高下之分的,但是这种激将法对工藤其实挺有用的。

在停机坪上,工藤原本想要质问零君,为什么要构陷小五郎,被他岔开话题掩饰掉了,零君岔开话题的理由就是“你快看看手机,有好多(小兰的)未接电话”。

在两人要去拼命的前一刻,工藤拿着手机想念小兰,零君也是开玩笑揶揄他道:“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这里官方吐槽,全场观众爆笑,很难被看穿情绪(基本只有小哀/平次可以看穿)的工藤,又被零君看穿了,非常可爱。

所以接下来迎来名场面——既好奇,也想反将一军的工藤问零君,有没有恋人。零君温柔地笑了起来说,

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

听到这句台词的时候说差点儿哭出来都不为过。这里跟工藤对话的零君让人想起《2013》里跟蒙烽对峙的赖杰队长说过一段话:

“国家在哪里?它不是一个虚幻的名词。蒙烽中士,它是这个农场,农场里的所有人,也包括你的爱人。南到南沙群岛,北到漠河,你所站的地方,你在逃亡里走过的每一寸土地,满目疮痍的故乡,变成废墟的城市,就是你的祖国。”

他是一个会以毕生心血,为深爱的土地而战斗的人。

看似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把跟此事无关的工藤卷进来,就为了借助他的智慧,然而他真的保全了工藤,就像他保全羽场一样。在爆炸中困在半空的时候,他保护工藤竟然没有受一点伤。后来工藤发现自己满手是血很疑惑,回头看才发现是零君受了伤。

但是这个时候捂着手臂的零君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说,快点走吧,我也要收拾残局了。

而后定格两人背道而驰的场景。

之前,工藤在向高木警官询问现场情况时,高木警官说,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同事,但牺牲的都是公安的同事而没有波及到普通民众,真是太好了。

在零君心里,也就只有在面对危险的这一刻,他看待工藤不是平等的。

安全感不仅仅是来自身手过人(比如M20里零君和赤井轮流扔孩子…),而是像TV主线里,小兰评价“安室先生是个很可靠的人”,零君就是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坚实的后盾。

想起他对FBI探员说“请你们从我的日本滚出去”。

并不是没来由的敌意和嚣张。因为他完全不需要别人对自己的“恋人”指手画脚。





愿时光不负他的孤绝与温柔。





评论(69)
热度(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