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壹夜 —

一些原作也青糖渣(未看过漫画有剧透)

加在前面。

关于老王到底糙不糙,以及老王到底对老青上不上心这个问题。

我看老王是一种带着百十来层粉丝儿滤镜的顺眼,不过老青跟老王,毕竟原作并没有真在搞大象,所以如果从友情向来分析,那老王很够意思了。但是这篇是,也青CP向,掘地三尺抠糖,有脑吹那种,大家食用愉快,我就O几把K了。

顺便再多说一句关于老青的心结是不是非得老王来解这个问题。

老青之所以能对女孩F说出心结,就说明,他是需要一个人来听他倾诉的。其实老王是最佳人选,但秉性变量影响行为,老青是不会主动去跟老王港的。我想我们平时与人相处都有这种钻牛角尖的时候,就是,我没说,但是我希望你能懂。当压力累积到一定指标的时候,如果没有女孩F听老青吐槽,可能直接就像老青自己想的,废了。假设这个时候,原作强行突破老青自我封闭的人是老王,那可能二叔是真的想讲也青谈恋爱……但是没有,当然不可能。

虽然老王,哪怕知道老青的心魔是什么,也会特别包容地乐一乐,说你想弄死爷,爷哪儿那么轻易狗带,爷且活着呢。

不过错过这个契机就是错过了。

打个没有什么意义的赌:如果是老王亲自掘地三尺要搞清楚老青到底怎么了,那老青肯定撂了。

…………………………………………………………………………………………

【正文】

再看老王跟老青罗天大醮那局,觉得老王性格确实,难得常清静。

咱们老王虽然哔哔起来一套一套的,但是他跟碧莲说的,其实他自个儿也做不到,从他对老青这个事儿就能瞧出来。

虽说是之前在武当先自个儿算了算碧莲的卦差点儿狗带,又怕老天师名誉受损,才准备自个儿去打爆老青

但是何尝没个侥幸,幸亏老青是个讲理的人,是个七窍玲珑心的剔透个性,将爱恨妒怨这些情感分得很开,所以才能既喜欢老王(青自个儿说了好几遍啊),又妒忌他风后奇门天生就比武侯奇门牛逼。

老青问老王那几句话,一句也没说错。

老王一开始,就是瞧不起武侯奇门。因为确实,就像诸葛白说的,老青和老王的术,就不是一个等级。老青是凡人里的天才,老王是天才里的天才,咋比呢,毁三观。

老王为什么先发制人,想在老青用遁甲之前败了老青呢?因为他还是有点儿侥幸。

想着万一能不暴露风后奇门呢,就不会把武当山和自个儿家里人牵扯进来,因为老王早算计好后头跟碧莲打的时候,以劝服为基本战略,这么一来自个儿就还能得个清静。老王这么打算没错,可人算不如天算啊。

老青虽然拳脚功夫不如老王,可是老青聪明啊,他啥都略懂啊,而且他应该是从之前老王跳进自己的四盘和合阵里,帮宝儿姐救萧霄开始,就觉得有点儿欣赏这个人。

这里插一句,老青说自个儿不是个爱多管闲事儿的人,其实不是,从听风吟这个黑挂就可以看出来。主要是他平时老跟家里待着也没什么闲事儿可管,他特么跟老王一样,是个古道热肠。

本来还挺高兴的,哇,遇见个有趣的人,这个人挺好的,想和他做旁友,结果呢,老王不这么想,老王想,我靠,麻烦,没有想象中好打,非得用术,一用术就得暴露,就不得清静,就计划赶不上变化。

其实老王,你就请好儿吧,你看看老青一个知书达理小甜甜,你对人家酱酱酿酿,人家都上赶着跟你做旁友。你要是赶上一个王并那样的傻逼,你还清静个屁,只要不弄死他就没清静。

老青其实没有一点儿对不住王也的。输了,生气,嫉妒赢的人比自个儿牛逼,想尽一切办法想反攻,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这没有哪里不对啊?不仅如此,老青简直甜die,后来在碧游村跟女孩F说过,他是想跟老王肩并肩,只是想跟他站在一起,这么好的老青,老王你要是不要我们就先娶为敬。

结果老青就纠结啊,我怎么能嫉妒我(男)旁友还想打爆他?要不是我逼着他用风后奇门跟我打,是不是他就不会暴露辣?得,老青把这些破事儿,全揽自个儿身上了

所以就上赶着跟老王好,你说一个普通旁友,你犯得着没事儿老给他算卦吗,你看看老王给碧莲算卦算的是什么,是天下大势,老青你算他命盘吉凶干嘛使,你要跟他合八字儿还是怎么的,一个向来独善其身的老青,赶紧就跑北京来,追着王也就入了这个跟自己没关系的龙虎局。

再说回老王。

老王当时在场上,被老青逼着施术的时候,那句“你败过吗?你能接受自己败吗。”确实挺霸气了,一下儿就给老青问懵逼了。但是这么一想,老王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挺生气的。他后来跟碧莲说话的时候,还有之前跟宝儿姐说话,都没有半点儿攻击性。他其实是把后头一堆烦心事儿的这个气,撒在老青身上了

也可以看出老王确实是非常在乎家人。当然后来,马村长的人找上老王,说要对他身边的人下手的时候,老王第一个想到老青,追着老青就跑碧游村去了,可能王也自个儿也没有意识到,已经把青当成一个很亲近的人了。他大部分跟老青说的话,是不会跟其他人说的。老青在老王心里,早就不是一般社会交际需求,随便应付那类了。

老王干嘛给老青存一个诸葛狐狸呢。因为老王喜欢老青的聪明,又觉得他聪明得特别棘手,容易自个儿走进死胡同(心魔),也打乱了老王的计划。

老青还夸老王温润,老青自己才温柔得要死,老王噼里啪啦给老青吐槽,讲一些人生的烦恼,老青自个儿好比一个锯嘴葫芦,死活不跟老王说,后来被心魔折腾得太崩溃,才和女孩F港一港,因为再不港可能就要被心魔刚死,还没人给收尸。

最后和心魔战斗,自己的内景里还要在心魔面前替老王挽尊,哇靠,心魔不是也总,是自己,只有打败不坦率的自己,才能坦率地向王也认输

最可怕是,老青还和女孩F港,如果自己没能战胜心魔,彻底废了,就帮忙送他回家,不要让也总知道。那么在乎自己在王也眼里的样子,真的记得王也说的每句话,比如老王跟他说,你再作死我可不拦着你。

所以老王温润个P,分明太糙,他看出老青不自在,但是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怎么问,要是换成碧莲,早就自个儿想明白或者套话套出来了。

老王也真是一个心软的人,打爆老青之后,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反正也暴露了风后奇门,老青想看就让他看吧,都吐血了,哄一哄没准儿就好了。不过特技名字就不告诉他了,别搅和进这堆破事儿(当然还是没拦住)。

并且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一点点捏软柿子,所以有一点不好意思直面老青,但是被老青反复一个春风化雨,就莫名习惯身边有老青的存在了。

本来家里乱成一团,男旁友任性离家出走(碧游村),就一般人很懒得管,但是老王真是单枪匹马毫不犹豫就去了,从头到尾,只盯着这一个人,非得把他全须全尾儿地弄回去。老王最怕的是有人因为自己而陷入危机,对家里人是这样,对老青也是这样,平心而论,他是有一点想弥补,就是不太得要领。

老青应该是第一个被老王当成自己人的,老王对自己人什么样呢,就是这个人别人都不能碰,只有我可以,揍也得我来揍。比如关起门来家里的遗产随便你们怎么狗血怎么斗,但是外人不可以以任何方式伤害我家人。老青呢,可以任性可以吵架,可以添乱,可以摸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可以和女孩F亲密,但是不可以被拐走进什么马村邪教,不可以被哪儿都通的人划成叛乱分子抓走,这是我的人,我来管

其实糖里还是有玻璃渣的,就是我们拿普通人的心态想一想,其实老青对老王的愧疚,和老王对老青的愧疚,都是没办法抹平的。

老青在最青涩骄傲的年纪里,只输给过这一个人,当然是会记一辈子的。哪怕已经和心魔和平共处,现实里老王也还是那个比自己牛逼的老王,自己有了三昧真火,也还是干不过老王。

你有你的特技,我有我的特技,好歹能跟老王肩并肩,满足自己的一个心愿。

他一个因为冒出过“想让老王去死”这个念头,就恨不得自己当场死掉的,纯真到可怕的人,他会一辈子对老王好。就因为他有过一个贪念。老青仿佛在修佛,这哪儿是从心所欲逍遥游的道士啊?他太看重王也了。

王也呢,在老青恨不得为他去死的那天,可能才真的意识到,诸葛青这个人,并不是个独善其身的小狐狸,至少在自己面前根本不是。在自己的事儿上,他还是有点儿缺心眼子。老王一个自己向来特别有主意,不必经历大风大浪大挫大涌的人,他不敢问老青值得吗

因为为老青去死,他做不到。

王也,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儿。一方面是他真的能力牛逼,背景也牛逼,一方面也是因为,没遇上过hold不住的人和事儿。哪怕之前家里人遇险,他也井井有条,找来哪儿都通,知道这场仗该怎么打才能赢。想拿自个儿留下换诸葛青全身而退,他也是做好走一步算一步的打算,知道自己对马仙洪有用,不会丧命,但老青是个人质,这群邪教怎么弄就说不定了。后来哪儿都通临时工进村儿,老王也不去掺和,但只有这一次,老王是明确给碧莲递话儿,别动老青

怎么说呢,老王虽然从来游刃有余,懒懒散散,但一旦有计划开始实施的时候,并不是个慢性子,非常风驰电掣。比如他算完碧莲自己差点儿死了,立刻就决定去罗天大醮阻止;比如他打爆老青,先下手为强,想的就是一个速战速决;还有解决自己家人身边的隐患,也毫不犹豫手软。

但是为了老青,他在跟老马撕破脸之前,非常有耐心地在马村儿吃了睡睡了吃。在跟老马撕破脸之后,依旧坐等一个老青回心转意。跟山旮旯子里杵着瞎耽误什么工夫呢?诸葛青的事儿不能不管,但是不知道怎么管,只好陪着,等着,还得护着

就唯独在老青的事儿上,王也不能计划通,通不了了,不知道怎么收场。

这个不听话的人要是换成碧莲,你是男猪脚又怎么样,给过你选择了,你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爱走不走爱死不死,滚。

因为就拿老青没辙,所以挺烦跟他在一块儿的,但是又不能不在一块儿,万一瞧不见的时候作什么祸儿了呢?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评论(86)
热度(1887)

2018-05-03

1887  

标签

也青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