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壹夜 —

【江河苦酒凡人歌】I (8~9)

日常

——————

8.

去Meepark听石博士唱现场,到得稍微迟了一点,从后排越过人群看了一小下,前头是清华的小哥儿在唱《水木道》嘿怕。

从洗手间出来正碰见石博士在用发胶喷头发,镜子里我俩一个对视。

“窝巢。”

“窝巢,这么巧的吗?”石博士感觉要用粤语英语普通发三语表演一遍,我把相机包拿张餐巾纸垫着放在洗手台上,架上灯牌。

“窝巢,我要哭了啦。”石博士举着发胶喷瓶。

我说,“放下武器……”

“那这会儿就来自拍一下嘛。”

在盥洗室玩一会儿自拍,石博士还很机智用身体挡住门上标志(Anyway虽然一看就是盥洗室陈设,发票圈的时候被学妹毫不留情指出)


9.

社会学经典导读课的教室太过逼仄,大家围着拼成华容道的桌子拐着弯坐下,我跟草哥从桌腿的缝隙里来回换着腿伸直,觉得十分有一些累。

有天没带校园卡,嘀卡出入宿舍楼很是有问题,豆儿姐说把自己的卡借我,草哥说姐姐,你们俩都不住在一个区域好吗,冰哥住的是校内你是畅春。宁宁的男票思密达同学反射弧爆长,也把学生卡掏出来说借我,草哥说大哥,你更不成了你是留学生宿舍啊??

我围观已经笑die。

因为隔天哥儿几个要做博士招生秘书,七点就要到学院待命,我说我们楼的人作息很屌,不到九点钟都没有人起床,早晨六七点都只有我一个在盥洗室,宿管都还没上班的,而且半夜里三点还有小姐姐穿高跟鞋走来走去。

草哥说我去,我们楼半夜里也有。我说你们男女混住吗??草哥说不啊,所以才惊悚啊。

我说,所以是同一个小姐姐吗,还是你们楼有女装大佬,半夜里偷偷换装play。

草哥说,你咋这么能想呢,我倒觉得是会不会是PY交易。

对面石博士和旁边宁宁已经被突然飚起的车速煞到,我兴致勃勃道,那怎么办,你们不是倆人一屋吗。

草哥看着我我看着草哥,对面石博士说,这么污的吗……

我指责说,草哥,你干嘛突然开车,草哥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