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天一夜 —

【法式年夜饭】

搬运一个段子。

年下。

——————————————————————

  
  T3航站楼候机室。
  
  年轻的魔术师动了动拇指,把长短信删到只剩“新春快乐”四个字,才下定决心点中发送键。而后整个人窝进黑色大衣里,只露出一点苍白的鼻尖和下颌,像只无精打采的猫。他觉得今天晚上简直糟透了。不,他并不是指演出穿帮这件事本身,而是观摩这场失误的千万人里,居然有那个人。
  一想到那个人就在电视机前看着他失败的表演…他就恨不得在那一刻让全国都停电。
  
  魔术师第一百次看向漆黑的手机屏幕,终于忍不住把电话打了出去。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接起,他甚至听到电视里的春晚还没结束。“不好意思,电视声音开得有点大,你是哪…嗯?”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魔术师呼吸几次,尽量平静道:“老师。”
  那边的人轻轻笑了:“别这么叫。今晚回法国?演出很顺利。春节快乐。”
  演出很顺利?这不是坑爹吗?
  魔术师咬着下唇,有点生气:“全国人民都看出我穿帮了 !”
  “全国人民有向你丢石头吗?”
  “…暂时没有。”
  “听起来还不错。”
  魔术师垂头丧气,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舞台,也不在乎自己。
  “变魔术是为了什么?”那边的人问。
  魔术师想起他以前说的——“是为了开心。”
  “唔,对,所以你要好好努力,好好变魔术,让大家开心,更重要的是…让自己开心。”
  “可我并不开心。”
  “那是因为你否定了自己。”
  魔术师垂下眼睫,不,是舞台否定了我,奇迹之门不为我开启,因为今晚站在那里的人,不是你。
  年轻的魔术师咬咬牙,轻描淡写道:“老师,我这次回法国,就不会再回来了。”
  “为了逃避现实?”电话那头的人既不讶异也不迟疑,似乎好笑道:“我为国际舞台上少了一位优秀的华裔魔术师而惋惜。”
  魔术师终于掀飞淡定的面具,低声咆哮道:“你就只会惋惜这个吗 ! 你——”魔术师因为突然的胃痉挛微微抽气,电话那头的人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秒的停顿,问道:“怎么?你是不是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吃?”
  魔术师特别委屈:“不用你管 !”
  “哦,我本来想请你吃宵夜顺便道别,看来不需要了。”
  “……”魔术师险些把手里的电话捏碎,咬牙切齿道:“当然需要。你等着,我马上就到。”魔术师撂下电话朝外走去,修长的腿迈地飞快,虽然面部表情堪称诡异:
  眉头皱起——
  刚才对老师的态度是不是太嚣张太失礼?他会不会…生气?
  抿紧嘴角——
  不,他永远都是一副由内而外的淡定表情…
  微微一笑——
  算了,反正马上就能见到,不如当面道歉?
  
  年轻的魔术师坐着计程车,穿越满街的彩灯和夜空灿烂的烟花,仿佛龙骑士扛着大剑披荆斩棘相会美丽的公主…不不,这个比喻有失妥当…魔术师豪情万丈地敲开房门,看见他心目中的男神正端着一桶方便面——
  这一刻,哪怕他挑起方便面的姿势优雅得无以复加,也无法阻止魔术师的三观碎成渣渣——
  “你说的宵夜是指这个?!”魔术师英俊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并仿佛抓住了重点:“不,难道你年夜饭就吃这个?”
  “当然不是。”男神笑眯眯地放下筷子,魔术师这才注意到桌子上还摆着另一副碗筷,正在疑惑,就听他缓缓道:“年夜饭要等人到齐了再吃。”
  
  魔术师仿佛中了定身咒语,呆立在桌边:“你在…等我?”脸上神情变幻莫测,如果他坐了早一班的飞机回了法国,如果他没有打这通电话,如果他没有心急火燎地赶过来…
  有某种情绪在心口翻涌,简直要开出一朵鸢尾花。
  
  房子的主人显然不介意这位魔术师足以让任何被他注视的对象坐立难安的热烈眼神,慢条斯理地站起身,向厨房走去,然而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被一把拽住肘弯,指节因为紧张亦或欣喜而攥得死紧:“老师——”
  那人挑眉。
  魔术师却固执地不肯改口,无法抑制自己嘴角弯起的弧度:“老师,我饿了。”
  男人十分善解人意地点头:“我也是。所以我正要去准备年夜饭。”
  魔术师飞快地舔了下嘴唇,循循善诱:“老师不想…先吃点别的吗?”
  男人眨了眨眼,露出有几分孩子气的笑容:“你还能变出另一根法式面包 ?”
  “我是魔术师,不是魔法师 !”年轻的魔术师几乎要抓狂了,随即发觉险些被老师转移了话题,立刻平静下来,不动声色地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继续蛊惑道:“没有面包,不过有别的法式料理,老师要试试吗?”
  男人故作懵懂却忍着笑意的脸就在眼前,魔术师再不犹豫地含住对方美好的唇瓣,舌尖抵开温润的齿形,一路攻城略地,直到结束一个漫长的,安静的吻。魔术师意犹未尽地盯着眼前的人,对方微乱的喘息声足以让他迷失自己。
  男人稍稍平复了呼吸,高深莫测地看着他,柔声道:“很熟练。”
  魔术师顿时僵住,接着语无伦次道:“这是……礼仪,不对,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男人抚开他的手,背对他,肩膀微微颤抖。
  魔术师有些慌张地绕到他面前:“老师我没有——”刚一开口却发现男人一脸促狭的微笑:“紧张什么,开个玩笑。”
  “这不好笑。”魔术师觉得自己要被折腾成精分深井冰,懊恼地推着男人的肩膀按到客厅的沙发上:“我要提前吃夜宵了。”
  “我以为刚才内个就是。”
  “那个怎么能算…好吧,那是冷菜,现在是汤。”魔术师抓着男人拦在自己心口的手腕放到他头两侧:“一会儿是主菜,还有甜品。”
  男人一整个晚上第一次露出无奈的表情:“看来你不需要吃年夜饭了。”
  “谁说的。”魔术师在男人锁骨旁轻轻落下一吻:“我正在吃。而且是最丰盛的年夜饭。”
  “可是我还没吃饭。”
  “我会喂饱你的。”魔术师如愿以偿地看到男人听见这句话后有些尴尬地扭开脸,以及微微发红的耳尖。他绽开带着几分邪气的笑,伸手扳回男人的下巴,坏心道:“就像老师平常说的那样,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

cp Yif x 刘谦(。

评论(2)
热度(4)

2017-11-03

4  

标签

同人文